深圳前沿新闻

房产

合肥楼市暴涨引发全民抢房市委书记连续喊话

2020-02-14 14:30 来源:未知

  (原标题:合肥楼市暴涨引发全民抢房 市委书记连续喊话:竞争力要没了)。

  国家统计局今日发布了4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统计数据。对此,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刘建伟进行了解读。刘建伟表示,4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上涨城市个数继续增加,城市间涨势出现新变化,一线城市涨幅放缓,二、三线城市涨幅扩大。

  据中新网报道,数据显示,4月份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上涨的城市有65个,比上月增加3个,下降的城市有5个,比上月减少3个;环比涨幅在1%以上的城市有22个,比上月增加4个,环比涨幅在5%以上的城市有2个,比上月增加1个;最高涨幅为5.8%,比上月扩大0.4个百分点。房价总体继续上涨,上涨城市个数继续增加,但城市间涨势出现新变化,一线城市涨幅较上月有所放缓,二、三线城市涨幅开始扩大。

  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的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价格环比涨幅均双收窄,深圳二手住宅价格环比甚至出现下降,而部分二线城市环比涨幅比上月进一步扩大,有些已超过一线城市涨幅。初步测算,4月份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综合平均涨幅一线城市比上月收窄0.7个百分点,二、三线城市比上月分别扩大0.3和0.2个百分点。

  另外,同比一、二线城市涨幅继续扩大,三线城市由降转升。随着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上涨,同比上涨城市个数继续增加。数据显示,4月份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价格同比上涨的城市分别有46个和47个,分别比上月增加6个和1个;下降的城市分别有23个和22个,分别比上月减少6个和1个。

  值得一提的是,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70城房价指数中,合肥新房价格从今年2月份开始连续进入全国涨幅前列,二手房价格涨幅甚至位居全国第一。对此,合肥官方坐不住了。

  据澎湃新闻报道,昨日(5月17日)上午举行的合肥市委中心组理论学习会议上,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吴存荣指出:合肥房地产要加强调控,防止过快增长,否则,合肥城市竞争力就没有了。

  这并非是吴存荣第一次就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情况表态,早在2014年1月,在谈到房价时,吴存荣曾表示,绝不希望也绝不能让合肥的房价涨到2万元/平方米。等房价涨到2万元/平米时,城市发展的活力就没有了,是有害的,因为高房价可能会成为人才进入合肥的障碍。

  今年2月23日,在合肥市委召开的新一年度第一次中心组理论学习会上,合吴存荣对于市民关心的房价问题表态称着力保持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供需两旺的态势也反映了各方面对合肥的信心。

  针对合肥市区个别城区房价上涨过快、开发商捂盘不卖、捆绑车位出售等现象,吴存荣称合肥房市要力保均衡发展、避免大涨大跌;对捂盘、捆绑车位等不良销售行为,政府方面也将通过建立考核机制,对开发商进行市场准入等方面的约束。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表态发声是意料之中的事。克而瑞合肥机构总经理王新科说,就吴存荣所提到的几点,像增加土地供应等,短期看对市场的影响是不大的,要想使市场的恐慌性心理降下来,除非叠加更严厉的调控政策,比如重回限购限贷,不然难以解决合肥楼市的问题。

  据悉,合肥很多楼盘需求和实际出售的套数悬殊惊人,有些楼盘达到了5个客户甚至更多人抢一套房子的情况。一名购房者表示,他已经连续认筹了多个楼盘,但至今未摇号摇到房子。而合肥街头很多人讨论的也是如何动用各种关系买一套房。没有关系根本买不到房。来自安徽淮南的购房者小李说。

  而炒房也在合肥开始兴起,一名炒房客向澎湃新闻透露,合肥楼市投资比例已经超过了20%,而从事房地产行业的人,像楼盘的置业顾问、二手中介业务员、银行的客户经理、房管局的工作人员等等,都进入到买房、炒房的行列中来。

  克而瑞合肥机构数据,今年一季度,合肥主城九区新建商品住宅累计成交247.32万平方米,同比大涨43.26%,延续去年四季度的热销惯性,由于开发商纷纷捂盘惜售,一季度合肥九区商品住宅市场供应量为127.23万平方米,环比下跌36.67%,一季度成交均价为9336元/平方米,环比上涨4.79%,同比上涨15.4%,目前合肥市区的一手房库存量在200万平方米左右,也就是大约2万套,去化时间只有1-2个月。克而瑞分析师祝光文说。

  而据凤凰房产数据,上周,合肥市区住宅类商品房的销售均价为11922.70元/平米,较之前一周(4月30日~5月6日)的10148.27元/平米,上涨了1774.43元,环比涨幅达17.49%。销售均价也刷新了合肥住宅单周均价最高纪录。

  易居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对于合肥市场来说,到了2016年第二季度,房价已经开始朝万元均价的水平演进。如果不积极管控,那么市场预期会不稳定、购房者的压力也会急剧上升。更有消息人士称,重新执行限购或是合肥稳定楼市的选择。

  合肥学院房地产研究所副所长凌斌表示,目前合肥楼市的问题出在秩序混乱上,违规行为多,对诸如开发商捂盘、捆绑销售、卖房号等违规行为,政府应严厉查处。同时,政府在加大土地供应的同时,还应对出让土地的溢价率进行管控,抑制土地市场的过热。重回限购不是个好办法,不符合供给侧改革,而且上一轮限购政策实行时,只覆盖4个老城区,5个新区并没有纳入,因此即便限购重来,也不会全区域纳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