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前沿新闻

焦点

新冠病毒会随着升温而消失?张文宏:很难讲,

2020-03-06 10:40 来源:未知

  3月5日上午11时30分许,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瑞金医院急诊科主任毛恩强、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卢洪洲、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胡必杰、龙华医院呼吸科主任张惠勇等专家接受记者采访。
关于新冠肺炎的版本为何更新得这么快
张文宏:中国的医生、科学家和政府,都在非常努力的工作,每天都会有新的进展
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说:“中国的医生、科学家和政府,大家都非常努力地在工作,每天都会有新的进展。每一次更新的量可能不是很大,但是每一个领域,一个比较确定性的东西,会不断地在里面做更新。今天我们上海主要的专家组的一部分都在这里,大家分头负责这次新冠肺炎病毒上海专家意见的撰写,所以他们在这里都有很多特别的体会。”
“今天的采访是针对整个上海市专家组的,‘上海共识’是在国家基础上,在上海实践的过程当中,我们把自己的一些经验(加入进去),也是取得了一些科技的支撑。因为上海市政府、科委对上海市整体的科研攻关,也是非常明确要跟临床救治相结合。”
张文宏强调,这一次所有的工作都是围绕临床救治,所以会分成几个部分。
对于上海专家组的分工,张文宏介绍:“第一个是药物治疗方案,这是由我们卢洪洲书记负责的。”
“另一个是轻症普通型向重症进展,如何识别,它的早期指标,以及如何阻止轻症向重症发展,是由胡必杰老师在负责。”
“危重症的治疗,是由我们所有的专家参与,还有很多在危重症病房里没办法出来的专家,上海瑞金医院瞿洪平教授、仁济医院皋源教授、第一人民医院俞康龙教授、第十人民医院王胜教授,他们在里面呆了接近一个月,都是各个科室的主任,所以整个上海的临床救治是由上海最强的力量进行的。我们危重症也有一些基于国家方案基础上,上海给出非常具体的研究方面的进展,我们也体现在我们的方案里。如何将国家方案进行细化,来拯救病人,是我们毛恩强主任在这里面做了比较多的工作。”
“那么在整个上海的舞台上,我们的中西结合是做得最好的,你在我们很多重症的方案里,都能看得到中医的身影。所以还有一些轻症的病人,直接就用中药来治疗,所以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附属呼吸科张惠勇主任也会给大家一些解释。”
关于具体的治疗方案
张文宏:科技是精准治疗的支撑,拍脑袋不是精准
张文宏表示:“整个医疗治疗是非常复杂的一个过程,有那么多药物。什么样的方案,什么样的疗程,什么样的病人用什么药物,这都是非常复杂的,我们是边治疗边研究,我们的救治团队同时也是临床科研团队,我们根据新的检测指标,通过对病人的观察,通过不同治疗方案的比较,最后形成一个科学的方案。”
他举例说,“譬如感染,我和胡必杰一起负责抗感染治疗这块,我们都拒绝抗菌药物的滥用,对前期的病人我们基本不用抗菌药物,对于危重症病人的后期,感染就成为制约他们生存下去的主要因素,所以很多病人最后一个阶段发生感染时会造成各种抗菌药物使用都无效,但在这里我们会启用很多先进的检测‘武器’,我们会第一时间让医生团队知道,现在是哪一种细菌在感染,世界上现在拿得到的检测的手段,我们对病人都能检测,譬如在肺里有多少种细菌在联合感染,有细菌,也有真菌等,这个病人出现腹泻是否由相关的抗菌药物引起等等,针对这些我们都是精准的,感染的精准治疗也是我们团队研究的重要方向。”
张文宏认为,“科技是精准治疗的支撑,拍脑袋不是精准,要求我们对每个环节进行研究,选择合适的病人,合适的治疗阶段,合适的剂量,合适的疗程等,在感染方面我们明确是什么细菌,是什么耐药情况,运用所有科技手段对病人进行检测,才会有一个好的效果。同样我觉得中医也是如此,并非所有的中医治疗都是一个方子,什么病人都能治,我相信不是的。”
关于药物临床试验
张文宏:首先以国家的方案为标准,在每个阶段争取做一类药物的临床试验
张文宏:临床试验我们要首先以国家的方案为标准,要避免临床试验里面的多种药物在一个病人身上同时使用,因为多种抗病毒药物在一个病人身上使用,最后我们得出的结论,你也不知道是哪一种药物(效果),现在上海已有的一些方案,首先要进行(药物)筛选,然后我们在每个阶段争取做一类药物的临床试验,这样得到的效果就比较确切,然后对所有临床药物的观察。
张文宏进一步指出,上海使用(临床研究)的药物大多数也都是国家推荐的,上海专家团队比较团结,包括血浆的治疗,武汉也有瑞金医院团队在当地开展(血浆治疗的研究),上海这里的团队也在做,最终这些数据会汇总在一起,数据量大了,科学性也就强了。我们拒绝每个单位只做两三例这样的研究,这样的结果不可靠,而且没有很好地分组,在用药过程中有可能不同药物相互混杂,都会产生不一样的结果,国家卫健委也在开会中要求一定要规范临床试验的进行,我也认为这非常重要,而上海团队也是这么做的,我相信很快大家就会看到这些临床试验数据对之后我们的治疗还是很有意义,也很有必要的。
关于病理解剖对上海方案的影响
张文宏:病理解剖非常复杂,我们要开临床病理会
张文宏表示:“我个人觉得病理解剖是非常复杂的,我们需要病理医生和临床医生在一起,叫做临床病理会,在我们医院以前经常开的。就是病理医生把病理全部展现给大家看,然后临床医生进行印证,所以我们上海对这一块是非常重视的,当中国的第一例肺部组织国际发表后,我们开了一个晚上的会议,和临床的方案一一对应。”
“比如说我们要保护毛细血管,就要看肺里的毛细血管有没有损伤,肺里是哪一种类型的炎症细胞,所以我们就要问病理医生了。还有肺泡里的堆积物到底是什么成分,是细胞还是肺泡的碎屑,是一型的还是两型的…….所以你只要相信医生的专业性,无论是在武汉的同济医院,还是去支援的各位医生都是各个医院的精英。”
关于病毒会不会随着升温而消失
张文宏:大概率可能是的,还有一点就是开窗通风非常重要
针对病毒是否会随着升温而消失的问题,张文宏认为,现在很难讲,大概率可能是的。“大家要记住一点,2009年美国的流感是跨季的,就像SARS在中国也跨季了。美国的流感是3、4月份开始的,然后是第二年大规模开始的,所以说并不是病毒一到夏季就没有的,不然一到夏天就没有了怎么还会延续到下一年?”
“但这个病毒有一点是肯定的,只要你把窗户都打开,拼命地通风就是最好的。例如泰国,病毒想蔓延就比较困难。所以开窗通风非常重要,夏季一个是温度高、一个是通风,还有就是起源于冬季,大家经过几个月的防控,病毒不就一波波下来了,正好到了这个时间点。”
“所以,很多是时间上的巧合,很多是科学,很难分辨到底是科学还是巧合。我们觉得病理学家的研究才是至关重要的,现在还有很多你们看不见的研究正在进行,最怕的就是对研究进行误读。”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