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前沿新闻

文旅

米芾“丑书”,美得癫狂!

2020-03-06 10:53 来源:未知

  

  

  

▲米芾《吴江舟中诗卷》 中的“战”字?

  

  

▲米芾《吴江舟中诗卷》 全卷。

  

见过老辣的字,没见过这么老辣的!

  

米芾书法《吴江舟中诗卷》。

  

不端庄、不漂亮,更别谈秀气。

  

在某些欣赏不来的人看来?

  

这些“丑字”如此“混乱”、如此“癫狂”。

  

基本可以列入“丑书”范畴了!

  

  

  

确实,它不像《兰亭序》的隽永秀丽!

  

也不似苏轼行草的意蕴黯然?

  

黄庭坚的行书都比它更规矩。

  

连米芾自己早年的稳重也消退殆尽。

  

就这样的一部《吴江舟中诗卷》!

  

却美得如此疯狂!

  

  

作为米芾晚年巅峰力作。

  

此作既有中年书风的痛快淋漓。

  

又有晚年老道的清古从容。

  

枯笔疏行,欹侧随意,令人叹为观止。

  

  

全卷纵31.3厘米,横559.8厘米!

  

现藏寄赠与梅多鲍利坦美术馆。

  

  

  

《吴江舟中诗》原为朱邦彦所书。

  

共44行,五言古诗?

  

描述在吴江江上逆风行舟。

  

雇请许多工人来牵拉。

  

因太吃力,船工“百金尚嫌贱”!

  

後来增加工钱,终於“一曳如风车”加速前进!

  

  

  

但船工们“叫嗷如临战”。

  

可见与大自然搏战的艰辛。

  

晚年的米芾正是在这种情境下!

  

一字一字,感同身受般地。

  

写下了这幅老辣精品力作。

  

  

  

  

释文。

  

昨风起西北、万艘皆乘便。今风转而东、我舟十五縴。力乏更雇夫、百金尚嫌贱。舡工怒鬭语、夫坐视而怨。添槹亦复车、黄胶生口咽。河泥若祐夫、粘底更不转。添金工不怒、意满怨亦散。一曳如风车、噉如临战。傍观鸎窦湖、渺渺无涯岸。一滴不可汲、况彼西江远。万事须乘时、汝来一何晩。朱彦自秀寄纸、吴江舟中作、米元章。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