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前沿新闻

文旅

瞻彼星辰——希腊珠宝首饰文化展

2020-03-06 10:56 来源:未知

  

本文作者:李怡。

  

  

提起遥远的希腊,无数美妙的元素定会闯入脑海: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矗立山间的雄伟神庙、古老的神话故事、那些具有恒久生命力的艺术作品……希腊文明之璀璨,确如浩瀚苍穹,无论从西方哲学、文学、戏剧、艺术等诸多方面回溯,我们都无法回避她为后世带来的巨大影响。在这个漫长而庞大的历史长河中,珠宝首饰——这种和人们密切相关的小小物件,如沧海一粟,却折射出别样风情。

  

疫情前夕广东省博物馆展出的“瞻彼星辰——希腊珠宝首饰文化展”,为我们提供了一次难得的机会,得以一窥彼岸文明的光华。在历经两年的沟通和努力后,共有277件(组)珍贵的展品展出,其中既有来自希腊基克拉迪群岛的14家考古博物馆的古代珠宝首饰,也有来自12位现当代希腊珠宝首饰设计师的珍藏。展品的时间跨度由7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至20世纪70年代的现当代,带我们一同纵观希腊首饰的变迁,探寻希腊数千年的文明,感悟东西方文化交流的绚烂成就。

  

“瞻彼星辰”,这个诗意而浪漫的名称体现出希腊文明的璀璨,以此为线索,展览共划分三个单元:“晨星拂晓”、“星河灿烂”及“星月交辉”,按照历史的时间进程,展示了不同时期的希腊珠宝首饰。

  

晨星拂晓——远古文明?

  

  

圆章,材质为黄金、普通宝石,公元前2-1世纪。

  

第一单元展示的首饰主要集中在公元前5300年至公元前1100年,这些早期的首饰大多简单古朴,充满原始的美感和张力。

  

  

项链,材质为石,约公元前3200年至公元前2700年!

  

早在新石器时期,人们已经开始利用各类贝壳、石材制作项链。展出的一件项链,创作时间约在公元前3200年至公元前2700年,由15颗形状和大小各异的普通石质珠子组成。但其中一颗石珠被打造成青蛙的造型,极具创意并且甚为罕见,这是早期人类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见证。虽然早期的珠宝首饰大多简单古朴,然而后世主要的首饰类型已经相继形成,如项链、耳环等,为后来的珠宝首饰发展奠定了基础。

  

  

项链,材质为黄金、宝石或彩色玻璃,公元前2-1世纪!

  

公元前15世纪以前,基克拉迪群岛上的项链多是石头或者贝类这类当地丰富的物料组成。直至公元前15世纪以后才发生显著变化。这期间,大量的黄金制品突然出现,此时的基克拉迪群岛被经济强盛的迈锡尼所统治,首饰呈现出的正式迈锡尼首饰的典型特征。“多金”曾被用以形容迈锡尼,然而黄金却不产自迈锡尼,而是由川流不息的贸易获得。

  

  

纯银腰饰!

  

另一件距今四千多年前的银质王冠,被悠久的历史赋予了独特的价值。在爱琴海畔的神庙上,我们常看见曼妙的少女塑像,她们穿着飘逸的长袍,飘扬着美丽的秀发,头上点缀着精致的王冠,王冠具有装饰和身份象征的双重意义。这件王冠的主人可能是祭祀场合中的身份重要之人,王冠也可能是祭祀仪式的礼器。新石器时代至青铜时期的首饰艺术,反映了人类历史进程中觉醒的审美意识以及原始的宗教信仰。

  

星河灿烂——古希腊文明!

  

  

饰针,青铜,几何时期晚期-古风时期早期。

  

随着特洛伊战败、迈锡尼城被毁,爱琴文明进入了黑暗时代。尽管如此,简约的几何形风格随后出现于公元前9世纪。在东方(埃及与西亚)的影响下,古希腊艺术迅速复苏。第二单元的展品,大多出自公元前10世纪至公元前4世纪,历经几何至古典时期,形成自己的艺术特色。

  

几何时期至古典时期,螺旋形图案被广泛运用于戒指、胸中当中,成为基克拉迪群岛特色戒指的早期风格类型,后来逐渐发展成为“8”字形。

  

  

坠饰,滑石,约公元前700年?

  

展览中的一件“螺旋形青铜戒指”上的图案与爱奥尼亚柱式装饰很相似,建立于公元前6世纪的雅典卫城神庙就使用了这样优雅的柱头装饰,代替了早期简洁大方的多利亚式。此时的珠宝首饰也从早期的古朴简洁,转向纤细、优雅的审美风格。

  

神庙同时吸引着地中海各地的信徒纷纷前来献祭、交流。首饰常被作为给神的献礼,尤其是服饰中的针和别针。展出的一组青铜饰针,工艺已十分讲究,针头上是两只形态饱满的鸟儿,装饰有细致的纹理,极为精美。

  

随着城邦的兴起与对外殖民扩张,希腊逐渐取得了贸易的市场,与近东和埃及重新恢复了商旅往来。异域的原材料和“东方化”风格出现在爱琴海地区,希腊全方面的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

  

文明交融——星月交辉?

  

自公元前323年,希腊化时期开启,随后多种样貌的艺术风格轮番登上舞台,引来不同的审美风潮。

  

一件“阿弗罗荻忒(维纳斯)像黄圆章”,以宝石雕刻女神的面部,镶嵌五彩的玻璃,呈现出希腊化时期绚丽多彩的面貌。希腊化时期的首饰风格较之以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广泛以黄金、彩宝或玻璃镶嵌,从侧面也反映出这一时代的富庶。压花、掐丝、累珠等精巧的工艺与来自东方的全新装饰主题,成为跨文化的审美见证。

  

  

1. 项链,珍珠、铜坠饰、普通宝石,后拜占庭时期!

  

2. 珠宝首饰组合,皮革、珍珠、石榴石,1962-1982!

  

3. 手镯,银,公元前2-1世纪!

  

4. 王冠,银,约公元前2700年至公元前2400年/2300年?

  

在展览第三单元欣赏到的首饰,从希腊化至罗马时期的华丽绚烂,至拜占庭时期的庄严肃穆,再演变为后拜占庭时期的精巧繁复,仿若一部浓缩却鲜活的风格发展史。

  

随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进入21世纪后,首饰仍在与历史文化、现代理念和工艺的结合中,孜孜不倦地讲述着关于希腊的远古传说。“幸运硬币吊坠项链”创作于现代,受基克拉迪艺术的启发,由Venyx World的创意总监Eugenie Niarchos创造,正是现代艺术向基克拉迪文化与美丽的致敬。

  

  

项链组件,黄金,公元前7世纪晚期!

  

在阅读这些希腊的珠宝首饰时,我们很难仅从材质、工艺、造型美感等方面进行简单地描述,每一件作品背后都牵连出庞大的历史背景,浮浮沉沉的统治更替、贸易往来的不断深入,加之一段段神话故事中的人物和事件,无不浓缩在一方首饰中间。小小的珠宝首饰,融入了人们的审美意趣,承载了人类丰富的情感,寄托着信仰与崇拜,并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记录了文化和艺术的变迁。

  

正如展览结语中所言:“历经千年,风尘仆仆,希腊的珠宝首饰仍在与其他文化的碰撞、融合中追求新的突破。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化因互鉴而丰富。愿中西文明交相辉映,闪耀今朝后世。”。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