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前沿新闻

文旅

惊蛰:安眠万物外,高世良在兹

2020-03-06 10:58 来源:未知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实际上,“惊蛰”一开始叫“启蛰”。中国古代,避讳制度出现得比较早,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惊蛰这个节气,从“启蛰”转为“惊蛰”,便来自汉武帝避亲者之讳——谁让他的父亲叫刘启呢?尽管那时候的避讳并不是那么严格,但两代帝王还是改变了这个节气在中国的称呼。两汉之后,隋文帝曾将惊蛰恢复为“启蛰”,到唐朝开元年间,又改为“惊蛰”,沿用至今。也正是因为隋唐年间的这些变化,使得至今日本仍称惊蛰节气为“启蛰”。

  

至于惊蛰作为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也是在唐朝开元年间才正式确定下来的。东汉时将雨水节气移到惊蛰之前,唐朝武德年间又将惊蛰调整到雨水之前,开元年间再次将惊蛰置于第三个节气,沿用至今。

  

惊蛰时节,桃花红,李花白,草长莺飞,春耕不歇。经过一冬的蛰伏,生命复苏。百姓本着与害虫分离、让疾病远离的心愿,在这个特殊的节气里,选择吃梨来度过这一节气。据说,这也符合乍暖还寒时节人们的调节肝火、避免呼吸道疾病的需要,充分体现了百姓的智慧。

  

当然,中国人的智慧,还在一些人超然物外的心境中得到彰显。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体味宋代苏辙《游景仁东园》时的心绪吧!

  

新春甫惊蛰,草木犹未知。

  

高人静无事,颇怪春来迟。

  

肩舆出东郊,轻裘试朝曦。

  

百草招生意,乔松解寒姿。

  

尺书招友生,冠盖溢通逵。

  

人生瞬息间,幸此休暇时。

  

浊酒论浮蚁,嘉蔬荐柔荑。

  

春来莫嫌早,春去恐莫追。

  

公卿多王事,田野遂我私。

  

松筠自拥蔽,里巷得游嬉。

  

邻家并侯伯,朱门掩芳菲。

  

畦花被锦绣,庭桧森旌旗。

  

华堂绚金碧,叠观凝烟霏。

  

仿佛象宫禁,萧条远喧卑。

  

徐行日一至,何异已有之。

  

都城闭门早,众客纷将归。

  

垂杨返照下,归骑红尘飞。

  

但卜永日欢,未与清夜期。

  

人散众嚣绝,庭空星斗垂。

  

安眠万物外,高世良在兹。

  

今年的春天,并没有姗姗来迟,我们邀胜友畅游却将略晚于往日。在世间的行走,尽管我们都期望万事如意,其实真正懂得人生的人却都知道:只有经历过艰辛,才更懂得珍惜。因为有这个春天,相信未来的我们,更懂得携手同心,并肩前行。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愿我们共结来缘。

  

文稿撰写人:黄益?

  

2020年3月4日。

  

-----------------------------------------?

  

衷心祝福?

责任编辑:admin